明代崖州驿站 百年熠熠生辉
2020-05-11 17:21 来源: 海南日报 编辑: 莫中圆 【字体:   打印

两千年地名——乐罗
明代崖州驿站 百年熠熠生辉


乐罗老街一瞥。何以端 摄

文\特约撰稿 何以端

乐东沿海不少村名都很古老,例如望楼河口的乐罗村。

正德《琼台志》载:“乐罗县,在州西一百里,今见(现)有乐罗村德化驿。按:隋后县无此名,恐汉十六县之数。”此条应是引旧志,“按”字后原为小字,是纂修者唐胄的推测,乐罗之名,有两千年历史了。

“黄流”地名也很古老,见于北宋。加上乐东马咀岭下的“望老河”与望楼河,这几个地名在西江粤语(与唐宋官话最接近)中发音甚似,推测都源自黎语同一词组。河口的罗马村、罗马港,据正德志本是“抱罗马村、抱罗马港”,后来去掉了“抱”字,可见也源自古黎语。乐罗亦然,地名常常是古远文化的最后痕迹。

明代崖西首村

直至明初,琼南黎峒村寨依然分布到离海边两公里。大森林常与滨海沙滩相接,已开垦的田畴只是一个个或大或小的林窗。

但望楼河口平原不同,这里平地开阔肥沃,大宜农耕,西汉设县不足为奇。以土著居民点设治并用作县名,不乏先例。而崖西非黎语地名如九所、铺村等,多半明清才陆续出现。

史料证实,乐罗是明代整个崖西经典农耕第一大村。

望楼河又名乐罗溪,是崖西第一大河,干流于望楼港入海,河口平原在古崖州重要性仅次于宁远河平原。其规模灌区在15世纪便已成熟稳定,正统间“引抱横(旺)塘水入九所,屯大塘,灌溉乐罗、抱岁等田”,弘治间仅望楼村就有灌区“七百余顷”。

从《琼台志》所载明初驿站、铺舍属地可知,当时设有乐罗都,甚至更高一级的乐罗乡,明中期乐罗都、里一度消失,但稍后都恢复了。虽然“都”不是实质赋役单元,但用来命名村通常就是都内首村。乐罗都,管辖黄流、乐罗、黎伏、冲育、佛老五个里,地域囊括整个崖西(今乐东县外区)所有民户,除了番坊里(今莺歌海湾一带)、望楼里两个“疍户里”归河泊所之外。

乐罗还拥有两处重要建置:其一是抱岁巡检司,驻兵30名,永乐年间从抱岁村迁来;其二是曾设崖西唯一“预备仓”,即官方防灾粮库。

近代乐罗商业繁茂,教育发达,晚清望楼河三角洲共有5个墟市:九所、乐罗、望楼、抱旺、抱岁。其中九所和乐罗各有新旧二街,非常兴旺。


明代望楼河口追溯图,黄色虚线为水岸线。 何以端 制作

望楼港与德化驿

望楼河出海口有两处,干流是望楼港,古代河宽不能架桥,只设渡;其东支流自九所西缘下罗马港,有桥。宋元之间河口淤积未远,港在抱岁村一带,明代下移至望楼,海船可直泊,罗马亦可“通船运载”。至晚清,两港基本淤塞。

乐罗村明代设有一个驿站——德化驿。

德化驿,在崖州西乐罗村,东去崖州七十里。先洪武三年,知县甘义创于抱拖村,永乐间迁今治。成化间,知州徐琦重修。(正德《琼台志》)

德化书院,在乐罗旧德化驿。咸丰六年里人同建,光绪三十四年,改为乐育小学堂。(光绪《崖州志》)

德化驿旁的铺舍“乐罗铺”一直原位运作,后来有德化书院;1921年乐育小学改为县立第二高级小学校,当代改为乐一(乐罗一村)小学。德化驿即乐育学堂遗址,就在小学西北角,教学大楼后一块空地。古驿站位置如此清晰,海南罕有。

“番国贡船泊此”

明代望楼港与乐罗村表面信息寥寥,仅《琼台志》有句“望楼港……番国贡船泊此”。但背后大有玄机。

首先,德化驿从龙栖湾抱套河口(河名今存)抱拖村迁往乐罗就不简单。抱拖村设驿本来合理,西距黄流义宁驿、东距州城潮源驿都相等,各为50里。迁址后德化驿距义宁驿仅30里,是诸驿中相距最近的,而距潮源驿为70里,勉强算正常。

驿站负责接待官员赶路歇息,消耗大量社会资源,绝不轻设。为什么明明合理要改为“不合理”?又为什么同时将抱岁巡检司从抱岁移到乐罗?

原因很“硬核”,就是永乐年间大盛的“贡船”制度。

郑和七下西洋,大大加强华夏与东南亚乃至西亚的联系,朝贡国与朝贡次数大增。朝廷指定望楼港是“番国贡船”海南唯一停泊港,在此报到,验证金页(国书),补给淡水食物,逐级飞报朝廷。只有占城一国,另泊三亚毕潭港。

“凡番贡多经琼州,必遣官辅护”,视对象不同“各遣指挥、千百户、镇抚护送至京”(《琼台志》),首先是从望楼港护航至省城港。作为数以十计“番国”贡船首泊港,重要性可想而知,迁德化驿绝非偶然。


望楼村边的望楼河已经高度淤塞,秋季成了芦花荡。 何以端 摄

德化驿的热络外交

永乐三年(1405年),郑和首航西洋宣示友好,贡船贸易免税,虽然三年后才回国,但水程近的诸国很快响应。《明史·食货志五》载:永乐“三年,以诸番贡使益多,乃置驿於福建、浙江、广东三市舶司以馆之……广东曰怀远”。浙江、福建分别只接待日本、琉球,怀远驿在广州上九路,接海路其余诸国。几乎同时,德化驿迁入乐罗。

德化,以华夏德义感化,即“以德怀远人”。按当时体制,德化驿就是怀远驿的前沿关防兼接待站。《明史》载:“初,入贡海舟至,有司封识。俟奏报,然后起运。”到宣德才改为“至即驰奏,不待报随送至京”。可想而知,永乐间望楼港何等热闹,多少贡使团队入住德化驿,受到优厚款待,等候圣旨启程。

乐罗是贡船靠泊岸,被提升至乡、都级,对岸望楼属渔业“疍里”。史载德化驿配备三槽马、40人,还有急传文件的快马铺兵,当天可到州治。黄流义宁驿的同级配备,应该也受命随时应援。此外河东的九所一带常驻三个百户所,三百军户拱卫。

浪潮去后无人识

永乐皇帝朱棣尤重四夷来朝,他坚持“厚往薄来”让利诸国,不能将海外贸易大好局面与富国利民相协调,反而相拮抗,非常可惜。诸国乐见,往往十余国组团千人“朝贡”,路途靡费,严重劳民伤财。

永乐驾崩(1424年)后,财政早就不堪重负的朝廷对远洋和朝贡大幅削减,相关文件被陆续销毁,德化驿辉煌史无疑也在销毁之列。《琼台志》仅删剩宣德朝(1426—1435年)以后朝贡的几宗大者。

到了嘉靖年间(1522—1566年),走私与倭患成灾,德化驿于1527年被撤(据《明实录》)。再到隆庆(1567—1572年)开放海禁,朝贡名存实亡,望楼港百年“涉外”历史最终落幕,渐渐深藏史海。

德化驿,从迁至乐罗起到撤销的120年间,都不是一般的驿站。15世纪大航海时代的乐罗、望楼,就是如此熠熠生辉。

(作者系海南师范大学海上丝绸之路研究院 特聘研究员)
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
版权所有©欢迎来到公海  中文域名:欢迎来到公海
主办:欢迎来到公海   协办:欢迎来到公海大数据管理局  
  政府网站标识码: